原以為剩沒幾天就要離職了 應該可以過的很平順

沒想到昨天又聽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

星期日我和鄧先生分別值A、B班

早上起床後,我將三位腦麻的小孩拉到座位旁來餵他們吃早餐

鄧先生餵完葯後就坐在電視旁的椅子上把玩手機

連有學生連續跑下三樓兩次他也置之不理

比較難餵藥的學生、以及學生的服儀、外傷所需擦的藥、口服藥水都是我一手包辦

結果他居然跟日間的同事說 我只有餵孟甯 其他四十個都是他餵的

還有另一件事是說 交班時老師發現易鴻跑進教保室床上睡覺

日間老師告到主任室去  主任把鄧先生叫去罵了一頓

鄧先生事後憤憤不平 覺得要罵也應該是罵我這個A班的  怎麼會罵他

我比較好奇的是 易鴻雙眼看不到 又整天昏沉沉的躺在地墊上 是要怎樣跑去教保室

秀緞說 可能是智詠不是易鴻

剛好昨天跟他們導師值班  於是我就求證他們導師

雅溫則說 沒聽說有學生跑到教保室睡覺的事  她上來帶學生的時後 智詠也都坐在椅子上

許智詠會游走 我也許相信他的確跑進教保室睡覺被帶出來

但日間老師沒告訴我 卻直接告狀到主任那去 我安慰自己 他們是針對鄧去告狀的

我將這件事情轉告外勞阿姨 請她們幫忙注意後

阿姨也超生氣  說今天一定要去質問鄧  所謂的「都是他餵的」到底是餵誰?

我說 :阿姨~不用了,反正我剩沒幾天就離職了。

阿姨堅決表示 :沒關係,我要聽聽他要怎麼回答!

還有一件事

昨天阿錦阿姨表示  星期一晚上點心不夠吃 ,鄧對冰箱失蹤的一個蛋糕很在意

我跟阿錦說 :星期日四樓吃了四個蛋糕,五樓才吃一個蛋糕,所以我把剩的那個送給五樓了。

而且星期日那天,鄧先生只把蛋糕分給他喜歡的院生吃,每個人都吃兩三個碗公大的蛋糕

其他不會講話的小孩有吃到一口就要偷笑了,而安親班的小孩則一口都沒吃到

真要歸究為什麼星期一晚上點心不夠吃,還不是因為他星期天給人吃太多


聽秀緞說鄧先生有三個小孩要養,老婆又離婚了,生活應該過的不是很好,所以他很珍惜這份工作

我們結論就是替他感到可憐又可悲!

可憐的是他生活不好過,可悲的是做人的失敗。

今天同事又說了一句更難聽的話:他的話如果能聽,狗屎就可以吃了!

創作者介紹

幸福,在我面前了

薰語點點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bycola
  • 別理他了~只會放屁
  • 薰語點點愁♥ 於 2011/04/25 17:22 回覆